微美网 > 生活 > 杂文 > >

祸害了大汉王朝数百年的西羌之乱,原来是匈奴人的阴谋

2019-04-15微美网 正體
分享到:
所谓羌族,大概与氐族同源,不过西羌大多生活在河西地区及甘肃西南的河湟故地(或称湟水流域,湟水即今西宁河,为黄河支流),而氐族后来则迁到了武都、四川一带,这样两族便

微美网小编发布于杂文栏目,一定要分享本文哦!

西汉中晚期,匈奴在汉武帝与汉宣帝的连番打击之下,已呈日落西山之势,值此危亡时刻,强横的匈奴人竟也腹黑了一把,暗自精心布局,欲给予汉朝最阴险最狡猾的背后一刀。这,就是西羌之乱。

所谓羌族,大概与氐族同源,不过西羌大多生活在河西地区及甘肃西南的河湟故地(或称湟水流域,湟水即今西宁河,为黄河支流),而氐族后来则迁到了武都、四川一带,这样两族便分了家,不过汉人还是喜欢氐羌连称,其实二者习俗和语言迥异,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民族。

祸害了大汉王朝数百年的西羌之乱,原来是匈奴人的阴谋 imeee.net

图:湟水流域

然而羌族部落多如牛毛,至少有两百多个,不止青海甘肃陕西一带,就连西藏、四川,甚至新疆南部一带也有它的分支,其人口恐怕还 多于匈奴,但与统一的匈奴不同,羌人从未结合成为一个部落联盟。相反,他们中间还存在一种明显的分裂倾向。这首先是因为羌族中始终没出现一个具有绝对武力优势的强大部落;其次是羌族地区资源极度匮乏,人群的认同尤为分歧,每一个部落都需要占有、保护自己的河谷,因而交相侵暴,厮杀不休(学术界称之为“分枝性社会结构”)。

为了抢夺资源,为了部落的生存,羌人生性坚刚勇猛、仗力为雄,其俗披发覆脸,扬灰火葬,常以战死为吉利,病终为不祥,并且艰忍耐寒,哪怕妇人产子,也从不避风雪,可见其身体素质之恐怖。如果说匈奴是当时最强悍的草原骑兵,那么羌族就是当时最强悍的山地步兵,还好他们始终没能整合成一个团结的国家,否则亚洲霸权之争夺,恐不一定非在匈奴与汉朝之间展开。

故西汉初年,西羌各部皆臣服于匈奴,直到霍去病横空出世,匈奴势力在河西绝迹,武帝便在元鼎二年(公元前115年),于浑邪王故地置酒泉郡,对其进行武装殖民;后又分置武威郡,最终隔断了西羌与匈奴的联系。其后又派军队占据了湟水流域通向河西走廊的要冲令居县,在此处筑塞、通渠,置田官吏卒于此。这样西羌的生存空间遭到挤压,他们自然要反抗。元鼎六年(公元前111年),诸西羌部落解仇结盟,合兵10余万,进攻令居、安故(今甘肃省临洮县南),并包围了枹罕(今临夏市,枹音浮)。警讯传来,武帝立遣将军李息、郎中令徐自为领兵十万前往平乱,历时五六载,这才与将其搞定。西羌战败后,益加可怜,又被汉朝赶出了土地肥沃的河湟故地,无奈逃到湟水南岸的青海湖一带放牧。一个农耕民族从此被生生逼成了游牧民族,可怜,可叹!

祸害了大汉王朝数百年的西羌之乱,原来是匈奴人的阴谋 imeee.net

此后,汉朝始置护羌校尉,秩比两千石,持节总领西羌事务,主要工作为按期巡视西羌各部,处理部落纠纷,协调民族关系,并监视羌人的一举一动,以防他们再次叛乱。

转眼到了汉昭帝时,汉朝为了进一步稳固帝国西陲的边防,于始元六年(公元前81年)在西羌河湟故地增设了金城郡,治所在允吾(今甘肃永靖西北),辖今甘肃省兰州市以西、青海省青海湖以东的广大地区,并筑塞徙汉民实之,以壮大其力量。而郡名金城者,如金铸成,意其坚固也。果然,湟水流域自此二十年太平无事,直到汉宣帝元康四年(公元前62年),汉朝的一次用人失误,再次在湟水两岸引发一场巨乱。

祸害了大汉王朝数百年的西羌之乱,原来是匈奴人的阴谋 imeee.net

原来,就在这一年,汉宣帝派光禄大夫义渠安国(当为义渠部落后裔)出使西羌,宣导汉朝的民族政策。西羌先零部落的酋豪便趁机向义渠安国提出了一个居心叵测的请求:“愿时渡湟水北,逐民所不田处畜牧。”

西羌自从迁徙到青海湖一带后,日子过的很艰苦,所谓人穷思归,河湟故地那美丽富饶的河谷山川就是他们梦中的家园啊,只要能够回去,他们向义渠安国保证,绝不侵扰农田,他们只在汉民弃耕的荒地上从事放牧即可。不管怎么说。义渠部落也是古羌的一个分支,与西羌人两百年前(战国秦昭王时)还是一家呀!

家乡,这两个最普通也最亲切的字眼,顿时把感情丰富的义渠安国给打动了。他二话不说,立刻答应了羌人的请求。然后回朝述职,向宣帝刘询禀明一切。

旁边的赵充国一听此事,立刻跳了起来,大喊糟糕。

为什么?因为汉朝群臣中没有人比赵充国了解西羌。我们开头就讲过,赵充国本是陇西上卦人,后响应武帝移民河西的号召,举家迁往金城令居,并在那里渡过了自己的青少年时代。令居为汉羌间的要塞,赵充国少时便与羌族混居,最明白羌人的习性与心思:他们回到了魂牵梦绕的故土,怎么可能乖乖的避开汉人农田去放牧?他们肯定另有所图!义渠安国感情用事,奉使不敬,擅作主张,招寇生事,其心当诛也!

祸害了大汉王朝数百年的西羌之乱,原来是匈奴人的阴谋 imeee.net

图:天水龙园里的赵充国铜像

刘询看了赵充国的上书,心中也暗道不妙,但他还存着一丝侥幸:或许事情还没有那么糟吧,只要河西边臣对羌人善加抚慰,劝其毋动,或许局势尚可挽救?

然而刘询错了,事情很快就变得无法控制了。西羌各部落以汉使有言在先为由,不顾汉军阻拦,强行渡过湟水,黑压压一片,如马蜂、如蝗虫、如潮水般涌入金城、武威各郡县,根本无法禁止,这可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了。

刘询只能吩咐各郡县先严加监控西羌各部落移民,等待下一步的命令。

然而不久,河西各郡县向刘询报告了一个更可怕的消息:本来仇杀不断、不共戴天的西羌诸部落,竟然握手言和了!!!

原来,西羌在湟水流域扎下脚跟后,先零部落酋豪马上就站出来牵头,开了个出人意料的高层会议:串联西羌各部落首领共两百余人,互相解除仇怨,交换人质,订立盟约,摒弃前嫌,通力合作,结成西羌统一战线,共创各部美好未来。

一盘散沙的西羌,其战斗力恐怕还不如西域一小国,然而团结紧密的西羌联盟,其实力绝不逊于鼎盛时期的匈奴。直觉告诉刘询,事情恐怕大条了,现在只有赵充国能帮他解决问题。快,快召营平侯进宫议事!

赵充国告诉刘询,事情不是恐怕大条了,而是肯定大条了!为什么?我们来回顾一下历史吧!

汉武帝元鼎六年(公元前111年),诸羌部落解仇结盟,进攻令居,与匈奴遥相呼应。我军发兵十万前往讨伐,历时数载,才将其平定。

征和三年(公元前90年),还是这个西羌先零部落的首领,遣使与匈奴勾结,匈奴人表示:“今汉贰师将军李广利众十余万人降我匈奴,汉势大衰。羌人为汉事苦。张掖、酒泉本我匈奴地,地肥美,不如共击而居之。”

这两次历史事件说明,诸羌部落结盟,其背后的主使者就是匈奴,他们这个计划已经筹备了数十年了,现在忽然爆发,赵充国一点儿都不奇怪。

所以赵充国的结论就是:如今匈奴日渐窘迫,属国尽叛,他们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西羌。臣有理由怀疑匈奴的使者已经秘密潜入西羌部落中,策划里应外合,两面夹击,颠覆我河西移民区,从而切断汉朝与西域之间的联系,以达到其独霸西北、重新崛起之目的。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未雨绸缪,早作防范,把他们的计划扼杀于摇篮之中。否则若我与羌军陷入恶战,匈奴精骑再趁虚入关,抢夺河西,乃至进犯关中,则我大汉这些年的休养生息,就白费了。

刘询闻言心头一震,赶紧吩咐河西各郡县,严密监视匈奴动静,如有异动,立刻报告。

一个多月后,河西情报人员传来可靠消息:西羌某部落狼何派人联络匈奴,欲借其兵,攻占楼兰与敦煌,若此二交通要道被夺,则郑吉的数千西域屯田兵必将孤悬绝域,坐以待毙。

狼何部落远在阳关(西汉置。故址在今甘肃敦煌西南古董滩附近。因在玉门关之南故名)西南,且实力落小,他们怎么会有胆子与大汉为敌?又怎么会长途跋涉跑去攻打西域?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这必定是西羌联盟与匈奴人的一次巨大阴谋。

祸害了大汉王朝数百年的西羌之乱,原来是匈奴人的阴谋 imeee.net

事实证明,赵充国的判断果然又是准确无比。这可真是国有一老,如有一宝啊!菜是嫩的香;姜,还是老的辣。

刘询发完一番感慨,然后虚心请教:老将军,现在情势危急,我们该怎么办!

赵充国表示:现在事情已经很清楚了,匈奴与西羌中某些野心家已经达成了秘密协议,估计等到秋天马肥之后,就会发难。我们现在应抓紧时间,立刻派使者巡视边塞,囤积粮草三百万斛,以充分备战,加强守御,使羌人不敢妄动。同时区别善恶,严打首犯,宽赦胁从,分化离间,瓦解联盟,以先下手为强,破坏匈奴的阴谋计划!

而这个使者的最好人选,正是赵充国平日甚为看重并多次举荐的酒泉太守辛武贤。

刘询接受了赵充国的建议,但在具体派谁来实施这个建议的时候,他却又将赵充国一脚撇开,让丞相魏相与御史大夫丙吉来谋划此事。魏、丙二人竟不同意让辛武贤出使,反提出让义渠安国戴罪立功,前去搞定西羌人。

这两位老夫子的意思是:娄子既然是义渠安国捅出来的,最后当然也该由他来收场。派别人去,怕羌人不认账!

刘询同意了。不仅同意了,而且还给了义渠安国调兵的虎符,吩咐他紧急之时可便宜行事。

祸害了大汉王朝数百年的西羌之乱,原来是匈奴人的阴谋 imeee.net

赵充国闻信,心中暗暗叫苦,他活了这么大岁数,什么人没见过,义渠安国上次做事就不靠谱,这次恐怕更不会吸取教训。

可是,宣帝诏令已下,魏丙二人也信心十足,义渠安国更是雄心万丈。赵充国已经不可能再反对了,反对也是无效,所以只能闭嘴,然后静观其变吧。

果然,义渠安国这个愣头青决心将“不靠谱”进行到底了。他早就打定主意:什么瓦解羌人联盟,破坏他们与匈奴的阴谋,没必要,全杀光得了!这些可恶的蛮夷,竟敢欺骗本大人的感情,让我在朝廷中颜面丧尽,本大人能饶得了他们吗?当然不能。

匈奴 羌 战国

原文: 祸害了大汉王朝数百年的西羌之乱,原来是匈奴人的阴谋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:史上最受荣宠的权臣,死后以天子之仪下葬,与皇帝享受相同谥号

下一篇:苏联互联网:数字共产主义夭折史

相关阅读

【邯郸人物】步超

2019-04-14

8月19日,伪军押着她到小西高村,把群众赶到街中庙台前,一伪军手拿一张纸说:“步超已供出谁是共产党、谁是村干部,名

清朝一口气建了五十条铁路 有的在清朝灭亡后才修

清朝一口气建了五十条铁路 有的在清朝灭亡后才修

2019-04-15

于是,虽然早在1876年,英国怡和洋行就在上海闸北到吴淞口之间建成了1条长14.5公里的窄轨轻便铁路,但这条铁路很快就被清

俄罗斯帝国曾长期迫害犹太人,苏联却为何力挺以

俄罗斯帝国曾长期迫害犹太人,苏联却为何力挺以

2019-04-15

1947年联合国大会上苏联、美国2个对手,罕见的进行了一次心照不宣的行动,推动“同意以色列要巴勒斯坦地区建国”决议,

情绪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,仿佛承受了全世界的委

情绪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,仿佛承受了全世界的委

2019-04-08

不尽如人意的是,毫无波澜的人际关系和令人窒息的办公室空气。 我不想把自己看得极其可怜,于是说,都是时辰的错啊。

2019科隆艺术博览会

2019科隆艺术博览会

2019-04-12

新华社照片,外代,2019年4月12日 当日,2019科隆艺术博览会在科隆开幕。 新华社照片,外代,2019年4月12日 当日,2019科隆艺

此人是赵云的发小,与张飞有过较量,此后却无影

此人是赵云的发小,与张飞有过较量,此后却无影

2019-04-08

今天的三国成语故事见于《三国演义》第三十九回,发生在刘备镇守新野期间,相关人物分别为夏侯惇、李典、于禁、赵云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