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美网 > 情感 > 情感分析 > >

我爱你的七个瞬间

2019-06-06微美网 正體
分享到:
男孩跪在我身边,我一睁开眼,就看到了他。 我看到他瘦弱的胸膛。他站在我身旁,轻轻把我额前的发撩到耳后,眼睛很专注地看着我,安慰我,没关系,这些痘痘很快就会消失。他冲

微美网小编发布于情感分析栏目,一定要分享本文哦!

我爱你的七个瞬间 imeee.net

小城的三月,木棉盛开,在江边,一溜眼看过去,全是耀眼的红色。周末的午后,常常有小渔船泊在岸边。偶尔有风吹来,小船就轻轻起伏着摇晃。

梅孜最喜欢躺在窄窄的船头,微闭着眼睛,才十四岁,已经拥有漂亮的胸。我不喜欢跟她躺在一起,那样只会暴露我,不过一枚最最青涩的坚果,无法招人眼目。于是总是颤微微地立在船舷边,惊恐地等待风平浪静。

妈妈要是知道我偷偷到江边玩耍,那是一定要狠狠责骂的。可是,年轻的孩子,友情总是胜过一切。梅孜说来,我自然不能说不。

有几个男孩在江边游泳,不时地掉过头来打量我们,还嘻嘻笑。

好像是跟梅孜聊起了天,又好像是风突然大了一点,又或者是那个调皮的男孩突然游近来,朝我们撩起一阵水花,我陡然间便跌下船去,冰冷的江水瞬间吞没了我,我绝望得来不及惊叫,以为自己一定会就这样死掉。

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,我已躺在岸边,梅孜凶巴巴地叉着腰,骂着那个闯祸了的男孩。

男孩跪在我身边,我一睁开眼,就看到了他。他好像有点紧张,一看到我醒了,立刻冲我欢喜地笑起来。眼睛很漂亮。唇边有一只浅浅的小小酒窝

他说,别怕。其实水很浅。而且有我在嘛。危险过去,他便得意起来。

我看到他瘦弱的胸膛。红绳子串着一个古旧铜钱,在他颈上晃啊啊。我湿漉漉的脸红了起来。

他请我们吃冰淇淋,梅孜还在生气,他笑起来,我叫康明。

岸那边有白鹭飞起来,梅孜担心地说,小敏,等头发衣服干了才回家吧。他很小心地伸出手,摸摸我的头发,跟着说,是啊,头发好湿啊。

我们仨坐在江边,扔了一下午的石头。太阳很温暖。我有点心神恍惚。他原来与我们同一所学校,可为什么之前我一直没遇上他?

黄昏时,我们在十字路口互道再见。几分钟后,他在身后叫我,小敏小敏,我送你吧。

七星路上种满扁桃树。郁郁葱葱。我闻到了它们散发的清香。他很郑重地对我说,小敏对不起。

1998年的小城,江水疯涨,连城中的小河水也径直漫上路面来。刚考了试,要到学校看分数。回来的时候小桥已经没法通行。

人很多。我和梅孜挤在人群中东张西望。

然后,我看到了康明。

他站在桥那头。人群中唯他微微仰着头,凝望着天空出神。他明明如我一般,不过仍旧一孩子,为什么却像揣着心事?

终于,船被调来了,开始在小桥上来回载人。

我一直看着他。他是放假了吧。我已经有730天没看到他。他又长高了一点。还是那么瘦。整齐的衣领中露出一条红线。呵。那枚铜钱,那么土,他还戴着。从前的小卷发变成了很正经的小平头。看上去样子有点小呆,我忍不住咧嘴笑了一下。听说他的高考考得很好。也许会去很远的地方念大学。

我和梅孜上了船,我注意到他也上了船。然后,我们彼此乘坐的小船,在小桥中央轻轻相撞了。梅孜发现了他,叫起来,康明!康明!他抬起头来,看到了我们,惊喜地伸出手来。

我也不觉地伸出手去。我们的指尖在潮湿的空气里碰到一起。

短短的瞬间里,我们已再次分隔两岸。

我们互相微笑了一下,然后转身各走各的。

梅孜说,小敏,我送你什么东西好?洋娃娃吧,好不,这样,你看到它就会想起我。她有点惆怅,呀,我真该努力一点,那样就可以和你考上同一所学校了嘛。

我不说话,低下头,看到手指洁净,那上面仿佛还停留着刚刚的微温。

过了这个夏天,我也会成为地高的一名学生。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啊,除了,康明才刚刚离开。

十八岁那一年,我的脸上突然长了许多痘。一大颗一大颗的,摸上去就疼。连妈妈也紧张,我听到她独自唠叨,这可怎么办好。

我用过许多痘痘药,痘痘仍然长个不停。班里有同学在偷偷地谈恋爱。只有我,低垂着我可怜的面孔,专心地读书,再读书。

我决定要报考广州大学。妈妈觉得太远。而且广州那么热。她说,你会水土不服。

可是我很固执。

于是我拖着崭新的行李箱抵达了广州。康明以师兄的身分来接我。

他又长高了。而且好像变得有点陌生了。只有笑起来的时候,才让我感觉到了熟悉。

他带我去认宿舍,认食堂。然后请我喝王老吉。学校路边小店里卖的那种。一块五一杯。他站在我身旁,轻轻把我额前的发撩到耳后,眼睛很专注地看着我,安慰我,没关系,这些痘痘很快就会消失。

他本来还要请我吃餐饭。说是为我洗洗尘。但是有人扩他。那时候,BB扩是个很奢侈的东西。他冲我眨眨眼,有点得意地告诉我,他省了好久,好不容易才买下来的。

我以为他长大了,变虚荣了。后来才知道,原来他交了个女朋友。他答应她,任何时候都能找到她。

我说你的铜钱呢。

他愣了一下,就笑了,有点羞赧的样子,我送给她了啊。

我取笑他,咦,真糗,什么破礼物。

他还是笑,他说,小敏啊。我走了。放心哦,我记得,我欠你一餐饭。

他答应我,这餐饭一定会请我。将来的某一天。

我微笑着冲他说,好啊。没关系。

一直到他毕业,一直到我长高了三厘米。我脸上的痘痘突然就好了,镜子里呈现的是一张饱满光洁的面庞。

我去淑女屋专柜看了三次,下决心买了一条白色的裙子。

我做好了一切准备。但一直没有等到他。

他毕业前夕,我给他打电话,他那边好吵,他跟我说了话,但我一个字也没听清。

他先挂断。我听到电话里传来嘟嘟盲音。像一只迷路了的小狗在呜咽。我的鼻子就酸了。

南宁市有条路叫桃源路。我所在的公司就在这条路上。亚航财富中心。14层。

推开窗,就能看到远处有木棉盛开。

我一直想去看一下。但是康明说,等我吧。等我带你去看。

我已经知道,他其实根本是一个常常食言的小鬼。可是我想了想,还是决定等等他。反正,我也不急。木棉树总在那儿,今年谢了,明年还会再开。

我们常常通电话,我对他抱怨,上司很严厉。对脸的徐娘用的香水很刺鼻。工资很久都不涨。房子漏雨了,房东让我自己修。

他在电话那端好脾气地笑。好像只是面对一个乱发脾气的不懂事的小孩子。

哦,我忘了说。他在十六楼。

这幢楼有二十八层。有三座电梯。每到上下班,电梯就好难等。等到了也好挤。

可是我们只遇到一次。

我手里捏着油条,包从肩头滑到臂弯里。袜子刚才在卖早餐的小店里被粗劣的凳子勾了丝。

然后我看到了他。站在拥挤的人群中。他看到了我。笑了。冲我打手势。于是我很努力地朝他挤过去。但是有人冲我皱眉头,没好气地说我,挤什么挤!

我只好和他隔着两个人的身体,偷偷地对望着笑了一下。

他唇上长了细密胡子。我有点惊讶。原来,时光过去这么久了。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。他已经从青涩少年变成了英俊男子。

想起他在电话里惊讶地对我说,呀,我们俩真有缘分,到哪个城市都能碰到一块。

我说是啊。

是啊。

我的手机震动了一下。我回过头去看他。他冲我眨眨眼睛。

回到办公室,看到他在电梯里给我发的短信:我真的记得,我还欠你一餐饭。还包括,带你去看木棉花。

梅孜来的那天,南宁下了好大的雨。天气预报说过了,叫短时雷阵雨。

被雨水冲刷过的城市显得格外清新。接到梅孜的电话,我的心情更好了。我冲口而出,你丫现在啥样了。她假装很神秘地说,34D。

我倒吸了口凉气。她就哈哈地笑了起来。

我们去竹篱笆吃饭。梅孜一副高级设计师的嘴脸,指着门框上的竹子图案对我说,只有做这个才花了钱。

成功的设计师果然有34D。在康明到来之前,她在包厢里脱掉了吊带小背心,以证明她真的没对我说谎。

她拍拍我的肩,安慰我说,别伤心,等以后你结婚了我免费给你设计新房。

我并不满意,切,这么多年的友情就值那点设计费?

就在这时候,康明推门走了进来。

他真的是个好看的男子。穿了一件淡橙色的棉衬衣,浅白色的休闲裤。

梅孜的眼睛一亮,她说,天哪,康明,你怎么这么帅了。

他们俩一直在开玩笑。什么,你从了我吧。什么,我暗恋了你好多年了。

我们都喝多了。梅孜挽住了康明的手臂。

我抢着去结账。

康明说,让我来。小敏。我还欠着你一餐饭呢。

我笑着说,算了。

欠我的饭。你要单独请我。我可以,继续等待。

我跟在他们身后,走在深夜的大街上。梅孜说,康明,给我介绍份工作吧。

明明她刚刚对我说过,她只是来看我一眼。就走。

漫无边际的夜色里,我突然有点悲伤。从十八岁开始,我的痘痘没再长。我的胸,也没再长。

我们把梅孜送到宾馆,站在闪闪发光的灯牌下,我说,梅孜好漂亮。

康明笑了,他说,小敏,你也漂亮。他伸出手来摸摸我的头发。我闻到他身上,淡淡的香皂味道。

2008年的元旦,天气仿佛特别寒冷,一向少雨的南宁,一直阴雨连绵。商家悬挂的红灯笼在细雨中显得特别孤单寂寥。

康明给我发来一条短信。他说,他要去广州一趟。

那些天,我很无聊。

梅孜的恋爱谈得活色生香。她热爱上南宁。决定找个男人在这城市里结婚生子。她还说,小敏,做人不能太固执。康明哪怕是双最好看的鞋,也决不适合你我穿。

我骂她有病。不知说些什么鬼话。

她怜悯地摸摸我的脸,一阵风地出门去。

屋子再次空荡荡的,我扭开收音机。

天气预报说,南方大部分地区出现了建国以来罕见的持续大范围低温、雨雪和冰冻的极端天气。

下午四点,康明给我打来电话,他回来了,但是被堵在了高速公路上。路很滑。雨还在下。

我看了一会电视,还是觉得寂寞。于是爬起来,叫了辆出租,往安吉大道飞奔。

四十分钟后,司机放下我,我站在高速路上,看到密密麻麻的车,在灰黯的雨夜里闪着车灯。

我走了许久,每一辆车我凑近去打量。脚肿起来,脸被风刮得生疼。

然后我看到了康明。

他也看到了我。他惊讶得瞪大了眼睛。张大了嘴。

我们一同往回走。他的手握住我的。他抬起头来仰望天空,像喃喃自语,她结婚了。我以为,总有一天,我们总会在一起。

我转过脸去看他,他的脸上有泪光。他的羽绒外套的口袋里,隐隐露出一条红线来。

我想起他的那枚铜钱。那枚其实肯定不值钱的铜钱。那应该是年少的他,唯一拥有的宝物吧。如今,又回到了他手里。

这一辗转,时光又流逝了多少呢。我的那些心事,却还是,那么多,那么沉。那么秘密。

我说,康明,你冷不冷。

他冲我微微一笑,温和地说,刚才很冷,很冷。现在不了。

5月的时候,我搬家了。

我用所有的积蓄付了一套小小房子的首付。梅孜觉得不可思议,她说,女人买房子干嘛?女人应该等着男人给自己买房子。

她觉得我很蠢。批评我的时候很激动,胸也跟着很激烈地起伏。

我不理她。但很下流地伸出手,在她的胸上摸了一把。

唔,很柔软啊。我也觉得心旌摇荡。梅孜骂,咦,你这臭妞。

我低下头笑。笑着笑着就出神了。

我很无耻地想过,如果我也是34D。他很可能就会情不自禁地要拥抱我一下吧。

天知道,这真的只是我对他的,唯一的愿望。

我发短信给他,告诉他我的新地址。他于是许诺,要帮我搬家。

但等所有东西都摆到屋子里,我开始自己装订书架,他还是没出现。

我可能有点心不在蔫,又或许我订的钉子很不牢靠,突然之间,那书架就倒了下来,哔哔啪啪地。我吓了一跳,赶紧站起来,却发现屋子在摇晃。

我扶住墙壁,听到远处有人惊叫,地震了!

跑下楼的时候碰到了康明,他一把搂住了我。

全世界都安静下来。我听到他的心跳。

后来梅孜说,她决定答应那个男人的求婚,因为她发现,原来生命是那么脆弱。

我请她吃饭,因为她就快成黄脸婆了。康明也来了。他的头发长长了一点,把眉毛遮住了一点点,还是那么好看。

康明说,小敏,我交了个女朋友。哪天介绍你认识啊。他冲我眨眨眼睛笑,表情很天真。很无辜。

梅孜叫起来,真的啊,我也要认识!看看是个什么样的大美女,把我们的帅哥给搞定了。

我却说,你的铜钱呢。

他愣了一下,笑了,你老是记得我的铜钱哪。

我说,送我吧。你欠我一个礼物。今天我搬家哦。你不能一点儿表示也没有啊。

他嚷,哎呀哎呀,等我买个好东西给你。那个破铜钱哪里好送人嘛。他伸手摸摸我的脑袋,像我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,我答应你啊,这次我说话一定算数。

我埋头喝汤,一颗辣椒被我吞进喉咙里,好辣。我的眼泪掉到碗里。

康明说,呀,我要走了,上次答应她去看电影的,出差了没去成。这次可得补上。我走啦。

他说走就走了。

我有点生气。你只不过是欠她一场电影。你就记得那么清楚。

你欠我一餐饭。还欠我很多没兑现的承诺。真的,你欠我的,很多。我都记得。

可你不。

他们说,姑娘,恋爱要趁早啊。结婚也要趁早。

他们说,来来来,我给你介绍个男朋友吧。说说看,你喜欢的男人,什么样的?

他们都是我的同事。一群比我年长的好心人。他们的表情很认真。于是我也很认真。

我列了个单子:

1、漂亮的眼睛。瘦。

2、带我去看木棉花开。

3、伤心的时候会流泪。

4、偶尔会望着天空发呆。

5、常常食言。

……

他们骇得笑起来,这都是些什么条件啊。你这傻姑娘。

我也笑。

你看,我的条件就是这么简单。你每一条都符合。我等你发现这一点,从十四岁等到二十六岁。

你的结婚请贴就摆在我的桌面上。听说新娘子很漂亮。听说你们认识了还不到半年。

才认识了半年,你就愿意给她你的一生。我们认识了多少个半年啊,你给我的,只有七瞬间。

而这,恰恰便是我一生。

梅孜 小敏小敏 七星路 康明才 亚航财富中心

原文: 我爱你的七个瞬间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:明明都是捣乱,为什么他们赚钱,你却只能罚站?

下一篇:《生化危机2:重制版》克莱尔Mod 变身肌肉女好强悍

相关阅读